1分彩技巧|※PK购彩※

夕阳下拉的很长,很长

发布时间:2019-02-21 21:57:23 字体:[ ]
陈帆刚萌生退意,突然觉的身体一紧,竟被摄取到空中,朝着山洞飞去。  这回可翻车了。陈帆突然冒出这种想法;如果是来个强大的妖兽和他决...
陈帆刚萌生退意,突然觉的身体一紧,竟被摄取到空中,朝着山洞飞去。
  “这回可翻车了。”陈帆突然冒出这种想法;如果是来个强大的妖兽和他决战,他还可以见招拆招,可面对如此诡异力量他根本无力反抗,事实上他连动一下都无法做到,只能任凭身体朝着山洞飞去,还没来的及有更多的想法,便已身在洞中。
  “好久没尝过人类的味道了,真令人怀念。”那是凶兽在低语,听在陈帆耳中,却是震耳欲聋。
  到现在,陈帆还是没见到凶兽的样子。他打量着这山洞,山洞很大,也很深,恐怕整个山都是中空的;上方百丈高的地方,悬浮着一团紫光,是这整个山洞的光源了。
  他仍然被迫悬浮在空中,向着更深的洞中飘去。
  陈帆体内灵力疯狂运转,想要冲开身体的束缚,却无济于事。刚从家出来就要葬身在这里了吗?他无奈地想道,原来脱离了家族他真的什么都不是吗?父亲帮助下的这场逃亡只是一个笑话吗?
  “不!不是这样的。”陈帆大吼,随即更狂暴的调动丹田中的灵力,在体内暴动起来。
  “砰!”
  只见身体一声闷响,顿时周身血雾弥漫,那是他用灵力向着周身毛孔进行冲击。
  “砰!”“砰!”“砰!”……连续的冲击声响起。
  “咔”
  终于好像有什么枷锁破裂的声音响起,陈帆身子一沉,掉在了地上,同时也恢复了行动能力;代价是他变成了一个“血人”。
  现在他可管不了那么多,赶忙转身朝着洞外冲去。
  “咦?”
  转过身后,陈帆赫然发现,洞口方向没有亮光!洞口……已经闭合了。不!是后方已没了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漂浮了多么远,可一回头,后方居然是石壁。
  那怪物,居然能操控地势!
  “小家伙,还想逃么?”那声音又传出来。在这阴森的山洞中那声音,一点都不阴森,反而特别洪亮,甚至让人感觉到一丝正气。
  知道逃不掉,陈帆反而镇定下来。他心想“既然它不过来吃我,肯定是我身上有什么让它顾忌的东西,他想慢慢消耗我。”想到这,陈帆取出小剑,变大,持剑向洞穴深处走去,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能威胁到敌人的东西。
  对于一个刚离开家族庇护的十四岁少年来说,能做到这样真的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这不光是勇气的问题。可以说,此子如果大难不死,将来必成大器。
  他双手持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每一步都走的格外认真,格外专注,小心提防着即将到来的危险。然后就这样……走到了尽头……山洞最深处竟什么也没有?
  “还在戏耍我吗?”陈帆心想
  “不对!”突然陈帆想到了什么。
  “那团紫光。”陈帆猛然抬头向上看去。在陈帆仰头的一瞬间,那紫光居然颤了一下,虽然之后又归于平静,但这又哪里逃的过陈帆的眼睛。
  “原来是你这东西装神弄鬼。”陈帆持剑高高跃起,向那团紫光砍去。他现在的境界还不能飞行,但全力跳跃,百丈高还是可以做到的。
  忽然,前方洞口大开,一股强风平地而起,就要将陈帆吹出洞外。
  “晚了!”陈帆怎会再轻易中招?只见他体内能灵力奔腾,手一挥,一道灵气匹练打出,直接是将那狂风抵消而去。落地,然后再次蹬地跃起,朝着那紫色光团一剑刺去。
  “不要……”一个微弱的意念,传入脑海。
  陈帆再次怔住,“这意念,怎么这么熟悉?”他再次落地,从怀中取出异兽蛋,异兽蛋此刻竟发出微弱的蓝光。
  “真的是你?”陈帆惊喜道。那异兽血脉果然强大,还在蛋中,就可以意念交流。
  “是宝贝……抓……”那意念又传入陈帆脑海。
  宝贝?那团紫光吗?他再次跃起左手朝着那团紫光抓去,右手持剑,时刻提防着那紫光的动作。谁知紫光丝毫不躲,原来之前的摄取被陈帆挣脱之后,它就再无法发动攻势。
  陈帆轻易的抓入光团之中,光团里面有东西!
  他把那紫色光团拿在手中查看,此时异兽蛋又发出蓝色的微光,那团紫光竟被异兽蛋虹吸而去。此刻显现在陈帆手里的是一颗珠子,那珠子有婴儿拳头大小,通体透明,无一丝杂质。
  再看那异兽蛋,吸收了紫光之后,蛋上那蓝色火焰的纹路变成了深邃的紫色,蛋壳散发着微光,忽闪忽闪的,似乎有着灵性。
  忽然,一缕紫光从蛋壳上分出,落到陈帆身体上;陈帆顿觉一股令人舒适的暖流,流入身体,身体酥酥麻麻的,极为舒服,之前冲击经脉受到的伤势,居然顷刻间愈合了。
  这紫光竟有这种功效吗?
  “本……源,……喜欢”断断续续的意念传出来。突然蛋身开始缩小,变成了鸡蛋大小。
  “什么源?你怎么了?”陈帆惊道。
  这时蛋身的光芒已经收敛下去,没有了声息。好在那浓浓的生命气息更加旺盛了,陈帆才松了一口气,将它揣进怀中。
  “本源啊,老子是源珠!”凶兽的声音咆哮道,依旧是那么的洪亮。
  “啥?圆猪?”陈帆已经知道珠子有意识,所以也不是很惊讶,反而开始调戏起来。
  “是源珠!源珠!蕴含着万物本源力量的源珠!”珠子再次咆哮,虽然这两个子读音相同,但从陈帆调笑的语气,和那故意拉长的音调,它能听出圆猪二字。
  “我辛辛苦苦积攒了几百年的本源力量,就这么被这个破蛋给吸了……”珠子颓废的说道。
  “是的,连个嗝都没打一下。”陈帆再次强调道。“还有,下次再这么大声说话,老子就劈了你!”这次是威胁,陈帆毕竟还是个孩子,危机解除之后又恢复了孩童的本性。
  源珠还真的不敢还口,它感觉得到,那柄小剑真有能力伤到他。
  “那个什么圆猪,快给我找点吃的。”陈帆这个时候还不忘解决饿肚子的问题。
  “这个……真没有啊。”源珠还真没说谎,它的猎物都是被他摄取进来,直接吸光血肉的本源力量,化作一架白骨;这个时候真的没有吃的来招待面前这尊“瘟神”,何况之前攒了几百年的本源之力被异兽蛋直接吸光,现在更是‘穷光蛋’一个。
  陈帆可不管他这一套,直接取出小剑。似笑非笑的说“那也就是说,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之前冲击的浑身上下爆出血雾,可是很疼的,现在自然要讨些好处。
  可源珠却也不吃他这套,经过短暂的相处,他已经大概清楚了陈帆的品性,知道他不会在对自己下手了,索性摆出要命一条的架势。
  没有办法,陈帆只能再次上路。嗯,是带着‘圆猪’再次上路。毫无疑问,源珠已经是他的战利品了。如果刚才自己没有挣脱控制,也许现在已经是洞外遍地白骨中的一个,现在没有劈碎它已经是留情了。
  等等!遍地白骨?这时陈帆才想到,刚才出山洞的时候,那些几百丈长的白骨早以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普通的兽骨。
  “障眼法吗?看来这次翻车的是你呢。”陈帆莞尔一笑。想到自己差点放弃挣扎,不禁一阵后怕;同时暗下决心: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必须坚持到最后一秒。
  还是朝着原来的方向出发,据源珠所说,这是通向人类城镇最近的方向了。
  “那鸟蛋究竟是什么做的?老子积攒的本源之力能把一般人撑爆几百次,它居然直接就吞了?”源珠还在为了那团紫光耿耿于怀。
  “那不是鸟蛋。”陈帆强调到,心里确暗自震惊。他知道圆猪说的撑爆几百次绝对不是信口胡说,仅仅一丝一缕就能瞬间治好他的全部伤势,那人头大的一团紫光得多可怕?异兽蛋吸收了那么多本源之力,居然一点事没有,甚至远没有饱和;那是什么概念?仅仅刚下生的蛋就这么厉害,它的母亲,成年异兽得多强大?
  “既然你那么强大,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死吧?”陈帆呢喃道,目光追忆的看着远方。身影在夕阳下拉的很长,很长。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