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死亡圆舞曲

发布时间:2019-02-18 21:57:02 字体:[ ]
1995年,云州市。乌黑的天空点缀着几颗星点,深夜,突然响起一阵连绵不绝的警笛声和救护车的鸣叫,打破了安静的夜。警车一到现场,便从车上...
1995年,云州市。
乌黑的天空点缀着几颗星点,深夜,突然响起一阵连绵不绝的警笛声和救护车的鸣叫,打破了安静的夜。
警车一到现场,便从车上急匆匆的跳下来几个人,只见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好看的眉头紧拧着,满眼的焦急,手在人不注意的地方轻颤着。快步上前,问现场的一名民警:“情况怎么样了?”
民警看了一眼他亮出的警官证,肃然起敬敬了一个军礼:“蔡队长。”
蔡弋中也回敬军礼,而后继续焦急的问道:“现在里面情况怎么样?”
“已经判定死亡了,冯法医正在里面进行现场勘查。”
“行,”命令后面的人都穿上鞋套后才对着这个民警道:“让我们进去吧。”
“是!”
三步做两步的走进现场,这家人整个住宅区全被封了起来,每隔一小段路便有民警守卫着。走过小院子,面前是一栋两层楼小洋房,本该进入沉睡的房子现在却灯火通明,里面更是有很多人的说话声。
在大门处定了定神,蔡弋中深吸一口气才走了进去,刚一踏进门就看见现场已经有痕迹检查员正在现在取证,入目的便是倒在血泊中穿着睡衣的妇女,俯卧在地上,手臂在往前伸着,似乎在呼救。再往上看去,在二楼的桅杆上,一中年男子坐躺靠在栏杆上,头歪向一边,身下一摊触目惊心的血堆。
蔡弋中吩咐自己手下要做的事后,走到正蹲在尸体身边的人前:“冯博。”
抬头看了看他,冯博满怀遗憾道:“确认死亡了,没有救了。”
蔡弋中深吸一口气,颤抖着蹲下身,想要触碰面前的尸体却又不敢,怕毁坏了现场证据,闭了闭眼恢复了平静才问道:“死因确认了吗?”
“从两位死者的受伤状况来看,应该是属于匕首类的小武器刺中了要害,都是一招毙命。”
蔡弋中疑惑道:“凶手是个懂医的人?”
“很有可能,就算不是医生,那也是有过这方面经历的人,毕竟用匕首一次刺中要害,让受害人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也很有可能是军人,想要连续杀死一个壮汉和一个奔跑的妇女,凶手也不会太弱。一楼下方,”冯博指了指二楼男子倒地的往旁边一点:“那里有一点鞋印的痕迹,我猜测凶手先将男受害者杀死后,看到已经跑到一楼的妇人所以才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杀了妇人。”
“你的意思是凶手可能受过训练?”
“也说不准,可能也是身体素质非常好的普通人,但是这点对筛选嫌疑人还是有帮助的。”
知道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确认出凶手,蔡弋中也就没再细问,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眼前却突然一阵眩晕。冯博立马起身扶着他:“弋中,你没事吧?”
闭着眼睛让眼前的黑影渐渐消失后,蔡弋中才睁开眼,摇头:“没事。”
冯博担忧的看着他:“边教授这事我们都很难过,但是你也要保重身体啊,破掉这个案子还得靠你呢。”
“我知道,”蔡弋中点了点头,突然想起来什么来了,惊吓的问道:“边律呢?他还活着吗?凶手不至于连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也忍心动手吧!”
冯博笑了笑:“放心,边律去他舅舅家玩了,逃过了这一劫,边家好歹还留了后。”
蔡弋中松了一口气,而后郑重的对着自己这多年的好友道:“冯博,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我一定要将凶手找出来,将他绳之于法!”
“我会的,”冯博给他一个肯定眼神:“边教授是我们俩的好友,他和大嫂被杀,我一定会尽快找出真凶的,到时候抓捕的事情就可以交给你了!”
“辛苦了。”
两人互相安慰的拍了拍彼此的肩,好友被杀,两人都心里都不受。但是,无论有多辛苦、无论凶手有多狡猾,他们都要把他找出来,绳之于法!
十几天后,整个侦查组陷入了一片死寂,案件犯罪性质也出来了,种种迹象都表明是流窜犯入室偷盗引起的激情杀人作案。可现场一点凶手的痕迹都没有留下,走访调查,甚至连挨家挨户的搜查,无户口人口抽查,所有的一切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还是一点凶手的痕迹都没有!
这,已经变成一个死案了!
上面不断对蔡弋中所领导的专案组施压,能用的资源都用上了,整个侦查组的人员都已经几天几夜也没有休息了。蔡弋中看着办公室内已经满脸疲惫的手下们,挥了挥手:“先去休息吧,明天说不定会有新的线索出来。”
大家都知道这是安慰的话,这么久线索都没有出来,怎么可能明天说有就有的。但是都太累了,就算在这里守着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也就都听话的收拾了东西回家了。
蔡弋中看着突然变得空荡的办公室,压抑已久的悲伤从心底慢慢的涌了上来。这么多天,他们真的已经动用了全部的警力,但是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冯博那边也已经早已做完尸检,判断了案件性质,可是没用,一点用都没有。
怎么办?他到底应该怎么办?怎么做才能为自己多年的好友找出杀害他们的真正凶手!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过来,没有敲门就直接闯了进来:“蔡队!”
蔡弋中立马收起悲伤的表情,又恢复那个坚毅的蔡队长:“怎么了?”
“有个小孩来报说他看到凶手了!”
蔡弋中半惊半喜的快速站了起来:“真的?那小孩在哪儿?带路!”
小警察带着蔡弋中往警察局门口走去,两人走到门口没有看到小孩的影子,小警察只好问问刚才的同伴:“那个保安的小孩呢?”
这人也有点莫名其妙:“我看你去找蔡队了我就随口问了他几个问题,问他‘小朋友,你真的看见凶手了?’他就说‘嗯’,接着我就问他还记得凶手长什么样吗?他居然说他看见凶手当时穿着警察服。我一听自然就觉得这个小孩在撒谎了,就吓唬他说小孩子撒谎是要被关进警察局的哦。他看了我一眼就一溜烟就跑了。”
蔡弋中皱眉问道:“他是看见凶手穿着警察服?”
“对呀,一看他就是瞎扯是吧,蔡队,我们明明判断出事流窜犯作案,怎么可能是警察呢?”
蔡弋中沉吟半分,开口道:“他往哪儿跑了,应该没走远,我们赶紧分头去找,这个小孩说不定真的看到凶手了!”
这个小警察还在嘟囔着:“怎么可能啊,都说是流窜犯作案了,怎么可能是警察呢?”
之前的小警察拍了他一巴掌:“蔡队长都说了,赶紧找去!”
三人一人一个方向,朝着不同的方向找去。
一小时后再次回到警察局,面面相觑,都没有找到。
黑夜渐沉,阴沉的天空开始飘起了细细的小雨,荒无人迹的小巷中突然出现一道人影。他步伐稳重的往小巷深处走来,脚步声清脆。
接着,从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抱出一个昏迷不醒的小孩。缓缓的想外走去,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大雨,倾盆而至。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