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别墅双亡案

发布时间:2019-02-18 21:57:32 字体:[ ]
2015年,云州市。城内高架上急速的行驶着一辆警车,车内坐了三人,年轻俊秀的司机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道路,不停的变道、超车,再次变道,再次...
2015年,云州市。
城内高架上急速的行驶着一辆警车,车内坐了三人,年轻俊秀的司机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道路,不停的变道、超车,再次变道,再次超车。后方坐着两人,一人紧张的盯着前方的道路,一手死死的抓住车的扶手,一手紧紧的握住系好的安全带,嘴里还不停的说着:“然然啊,你可看好了啊,开这么快要注意安全啊!”
反观车内的另一青年,他双眼紧闭,系上了安全带,随性的坐在座位上,美丽得让人多看一眼都会窒息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若是不说话都不会有人注意到旁边还坐了一人。
不过十几分钟,车便稳稳的停在一幢洋房面前,司机停好车转过身说道:“以歌,到了。”
“嗯。”当车刚挺稳时,紧闭双眼的青年便在瞬间睁开了眼,淡漠的注视着车窗外的一切。
之前还一脸紧张的青年大松了一口气,总算安全到达了!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跳了下去,站在车门前扶着车门:“季科长,您先下来吧,我来拿出勘箱。”
青年长腿一伸便踏出了车门,站在早已下车的司机青年身边,冷静的看着已经被警戒线围起来的案发现场。警戒线周围早已围满了镇上的村民,看到车上下来的人都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
“快看快看,又有一辆警车来了。”
“下来的那个男的是谁呀?明星吗?长得这么好看!”
“看他们穿的衣服好像是警察,这么年轻的几个人能破案吗?”
“别说了,别说了,他们过来了。”
季以歌大步向洋楼走去,身后跟着一路小跑着的手上提着出勘箱的青年:“季科长,我拿好出勘箱了。”
季以歌脚上步伐没有丝毫的变慢,对着身后说道:“北霖,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科长,我只是带着你而已,你跟禹然一起叫我以歌就行。”
陈北霖满脸的纠结,最后只好折中了一个称呼:“那我还是叫您季哥吧,不然老师会说我没礼貌的。”
“不要用您。”
后人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哦哦哦,好。”
身边的叶禹然好笑的拍了拍他的头:“跟上。”
走到警戒线边上,季以歌拿出警官证:“里面情况怎么样了?”
现场民警恭敬的敬了一个军礼,认真回道:“案发现场保存得很完整,没有被损坏。”正说着话,从屋里走出镇上的警察局局长,热情的走上前来,主动伸出手:“季法医,你可来了。”
季以歌也伸出手握了握:“嗯。”
打了多次交道,局长也知道他的脾气,不喜欢多话,立马叫过一旁的主办侦查员:“来,小李,你给季法医说说案情的情况。”
“是!”年轻侦查员翻开记录本,边翻边说道:“我们是在上午十点接到的报警电话,男死者姓王,女死者姓罗,是夫妻。是死者一家的好友报的警,据他说他本来是来找男主人出去钓鱼的,来之前打电话一直都没人接,所以就直接来敲门了。结果刚敲门门就开了,一股血 腥味传来出来,他就没敢进去,站在门口往里看了看,发现女主人浑身是血的躺在血 泊中。他当时差点没被吓死,赶紧报了警。”
“他人呢?”
“正在警车里坐着呢!第一次看见这种场景估计真的是被吓到了,季法医您要去见一见吗?”
季以歌摇摇头:“不用。事情我了解了,多谢了。”对着身后一直等候的两人说道:“换上勘查服吧,进现场。”
三人都穿上了现场勘查服,依旧是陈北霖拎着勘查箱,刚进入屋内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现场被保护得很好,几个侦查员都非常的有秩序的到处细细检查拍照。
季以歌缓慢的走进楼下的女主人的身体,最终停在她的面前。衣服已经被凶器扎得到处是洞,全身上下似乎没有一处的衣物是完整的,尸体周围有大量的血,血迹全是滴落状,没有任何喷溅状的血迹。大致扫了几眼,便蹲下了身。
刚蹲下,就听见后面传来叶禹然的声音:“喂,北霖,你到底行不行啊?”
季以歌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有些无奈的回过头:“北霖,你要不出去缓口气?”
陈北霖坚决的摇头,扶着叶禹然站好,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坚定的说道:“我没事的,我能行,禹然哥,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会做好法医笔录的!”
叶禹然叹了一口气:“真是服了你了!晕血还来做法医,那些我先过去做痕迹检查了,”又低头道:“以歌,你看着他点吧。”
“嗯,好,你过去吧。”看着人走远了,季以歌才轻笑了一下:“跟你父母赌气也不是这样啊!行了,箱子给我,你做好笔录。”
“嗯嗯,季哥,我没事的!”陈北霖将勘查箱放在季以歌身边,不停的告诉自己是个高尚的法医,什么场面没见过,还怕这点血吗!再往下方一看,又忍不住有点晕眩了,这次的血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啊!
“女死者呈俯卧状,从出血量和伤口来看,现场没有任何喷溅状的血迹全是一大滴一大滴的血,伤的都是重要器官。既然没有动脉喷溅血,凶手身上应该不会有太多的血。身体上有多处刺伤,并且是连续多次密集的拔刀再插入,这么看来估计是仇杀。”又详细的在尸体上观察了一番,季以歌才继续说道:“尸 斑强硬,但尸体还没有达到所有关节都是最硬状态,大约死了十小时左右。”看了看插入尸体肛 门里的尸温计:“从尸温算,是死亡十小时,现在是将近十二点,也就是说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凌晨2点左右。”
“嗯嗯,季哥,我都记好了。”
“你不要光记,你要自己要分析,明年你就硕士毕业了,跟着我的这一年还是要学点东西的。”
“嘿嘿,”陈北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季哥你太牛了,我都习惯听你说了。不过你放心,我会认真分析的!”
这里看得差不多了,季以歌站了起来:“走吧,去男死者那里看看。”
“嗯,好。”陈北霖收拾好出勘箱,提着就准备往二楼卧室走去。
两人刚迈开步子,就听见门口又想起一阵骚动。
局长的声音传来:“边队长,好久不见!”
陌生的声音响起:“好久不见,情况如何?”
“走吧,进去吧,季法医和痕迹检查员都在里面呢。”
“好。”
话音刚落,季以歌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大门口逆着光出现了三个人的身影,渐渐走近模样也慢慢清晰了起来。站在最前方的那人步伐坚毅身材挺拔,穿着一身帅气的休闲风衣,越走近面目也越发明朗。脸上带着痞痞的笑容却不会让人觉得轻浮,英挺的剑眉,眼眸透亮精气神十足,面色俊朗,整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这人直直的看着季以歌,脸上有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有些惊艳却也转瞬即逝,走近伸出手:“季法医,久仰大名,在下边律。”
季以歌淡淡的看着他,脱下手套,伸出了手:“边队长好。”
两手相握,四目相对,面无表情的季以歌,云淡风轻的边律,似乎有些出乎意料啊。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