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时间是最牛B的良药

发布时间:2019-02-24 21:08:44 字体:[ ]
时间是最牛B的良药,强大到能让人忘记一切痛苦,所以我打算让时间来治愈这一切,等过段时间再细想这件事里的弯弯绕绕。街道旁各式的霓虹灯...
时间是最牛B的良药,强大到能让人忘记一切痛苦,所以我打算让时间来治愈这一切,等过段时间再细想这件事里的弯弯绕绕。


街道旁各式的霓虹灯晃得我眼晕,嘈杂的人声让我有些恍惚,仿佛我从不曾要去这种地方,这地方也不属于我。


我故作悠闲的走在大街上,内心则与羊【#】驼小可爱手挽着手,脸上洋溢着金馆长式笑容,一齐奔跑在山川大海上,合唱:“我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一边唱一边抽空出来跟全程低头扶额的内心小人扯些有的没的。


内心小人低头问:“我说你啊,给史莱克七怪起了那么多外号,每次都叫不一样的,就不能统一一下吗,这样我听着也能马上知道你说的是谁。”


我说:“有啊,奥斯卡——小金人就已经很统一了啊。”


内心小人:“不是,我是说,所有人都统一一下可以吗?”


我:“唉,你不懂。经历的事多了,脑洞也会变,没准哪天我心情好了就又换一个呢。”


内心小人:“真的就没有统一的余地吗?”


我:“没有!朕想换哪个就换哪个!再问这个问题就去找康师傅问去。”


内心小人:“是是是,皇上英明。”


半小时后,我站在今晚入住的那间酒店的马路对过,想了想,还是来到我那房间窗户下,趁没人注意的时候飞了上去。回到房间,我关好门窗,简单收拾了一下后直接倒在床上,闭上眼什么都没想,慢慢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被敲门声叫醒,在听到邵鑫老师通知到楼下吃早饭的声音后,恍惚间我来不及整理身上褶皱的衣服,便匆匆翻下了床跟着邵老师下到一楼。


桌上的气氛并不好,七只都是一脸闷闷不乐的,也不见有人动筷子。见我下来了,忙问我感觉好点没。我心想好个P啊,然后一边口是心非的回了句:“嗯,感觉差不多了。”一边动筷子和老师们一起吃了起来。


中途一脸疑惑的看着干坐在那里的众人,象征性的问了句昨晚如何,面瘫二号便简单说明了下昨晚的情况。我在表示十分震惊之后,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继续闷头吃饭。


我要去安慰他们吗?明明自己就被同样的事折磨得够呛,连让自己宽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又有什么资格抚慰别人呢?


一路上,面瘫二号又对小怪物们说了些开导的话,我也只是一边默默听着,一边反复提醒自己大师的话也同样在对自己说。


像个附属品一样。


我敲敲脑袋,把这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想法打出去,然后安上惯有的微笑。嗯,这样很好。


后面的路程都很轻松,个人认为这是院长大人想让小怪物们有精力去调整心态,而故意放满了脚步。我本来也向借此机会思考人生,但脑内却被“我曾经跨过山河大海”的无限循环占满,所以现在七怪们都开化了,我这里却没什么进展。唉,又是白白浪费了路上的时间。


“这就是人生,”内心小人感慨道,“不断的遇到机会、不断的失去机会,再不断的感慨,然后又是遇到机会,继续下一个循环。这样的循环无休无止,便组成了人生。”


我:“……突然变得好文艺的你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内心小人:“……”



几天后,我们来到了天斗皇家学院,在经历了对方在场地上的变相炫富后,我们又收到了某天灾雪崩的无耻嘲笑。


【“就你们这些土鳖,还来我们学院交流?我看你们准时从什么地方来的乞丐才对,赶快滚,不然我们可要动用武力了!”】


我站在靠后的位置,偷偷瞄了眼同为人类皇子的戴沐白和蓝银草皇子唐三,不禁向上翻了个白眼,也不知他这次的行为又有几分是真的为形式所迫,于是忍不住心道:“呵呵呵呵呵呵,年轻的少年哟,可不能把话说绝啊,等过几年再见面不怕尴尬致死吗?”


之后,某小白虎表示虐人虐得好爽。


眼前的贵族子弟们一下子吓得四散而逃,几位老师自然免不了一阵失望。在这之后,众人一路上怀着“糟粕年年有,城里特别多”的心情,听着孙不语导游介绍周边的美景,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问学院的情况。


天色逐渐暗下来,学院内也亮起一盏盏明灯。一段不短的山路后,我们终于在半山腰的某栋建筑里见到了秦明。


许是我们来得太匆忙,他没有穿得很正式,但棕色的外衣和黑色的裤子完美的勾勒出秦明修长的身材,一头棕色的碎发也显得整个人很精神。朴素的外表下隐藏着不凡的气势,曾是弗兰德的学生、史莱克学院毕业的优秀弟子的他,虽然三少后来就没再提到过,但我还是很好奇这位年轻的天才学长在将来会创下怎样的辉煌?


内心小人:“……说人话。”


我:“男神男神我爱你!”


内心小人:“……”



晚饭的丰富程度是我无法想象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这么丰盛的晚饭简直见都没见过。而且这还是“仓促间”准备的!看到那一桌子菜后我已经不想再感叹“不愧是公家的学院啊”了,在简单向秦学长自我介绍了一番后,见老师们和秦明学长都明面上在谈论入学后的各项事宜实则是叙旧从而没工夫管我们之后,我便一个猛子(?)扎头就吃。


期间被荣荣推了推告诉我要矜持点,我的势头都快赶上胖子了。我点点头,乖乖放慢速度。反正这顿饭是要吃到星斗高悬的,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离席后,我透过窗子看了看天,发现果然是星斗高悬。然后便跟着秦明学长来到专属小房间,认清门后便各自回房休息。


今晚我不想再熬夜修炼,我知道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并享受这么高级的服务,所以一定要用全身心来记住这里的每个角落。


内心小人:“想偷懒直说。”


我:“……”



第二天的情况不必多说,当小三结束名为智林的魂斗罗老者的考验时,我就已经做好离开这里的准备。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迎接了传说中的封号斗罗的来临,即使之前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在近距离接触后时我还是相当震惊。我不禁把独孤博散发出的庞大气势与某人重合了一下,然后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天哪,面瘫一号唐昊大叔的真面目竟然是这样!这、这反差我有点吃不消啊!


我YY着全盛时期面瘫一号的样子,又想起他现如今的颓废模样,心中有些伤感。我看向小三的方向,心想:“放心吧面瘫一号,你儿子现在很有出息,再耐心等几年,到时候你家宝贝儿子就开各种挂,让你和你媳妇儿团聚,让你名正言顺的回昊天宗。”


可我又能为他做点什么呢?


眼角瞥到身旁脸色苍白、极力隐藏自己气息的小舞,我不着痕迹的挪动步子,用身体挡在她前面,心底涌出的令我一瞬间变得极度不安的疑问也被暂时压了回去。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