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做我女朋友好吗?

发布时间:2019-02-24 21:10:09 字体:[ ]
面瘫三号真是强大的人肉GPS,跟着她在庞大的蓝霸学院里转了几天,我已经彻底晕了,而她仍然能在其中自由穿梭。貌似就剩下你还是处在迷离的...
面瘫三号真是强大的人肉GPS,跟着她在庞大的蓝霸学院里转了几天,我已经彻底晕了,而她仍然能在其中自由穿梭。


“貌似就剩下你还是处在迷离的状态吧,”吃早饭的时候,小胖鄙视了我一眼,“今天就举行开学仪式,这都一礼拜了,居然还把这里当迷宫。”说完还做了个做作的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小金人一手摸着下巴,摆出个同样做作的仔细研究的姿势:“以前也没发现你有路痴这个属性啊,怎么会突然蹦出个这么个属性?”


“水土不服啊水土不服。”我咬了口烧饼。


戴老大:“可我看你这几天吃得挺香……”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面瘫三号瞪了回去。我默默在内心向面瘫三号竖起拇指。


为了这个开学仪式,院长大人从几天前就开始忙碌,在学院里跑动跑西、问这问那的。有几次我和面瘫三号遇到匆匆看路的院长大人,连个招呼都来不及打,就被他带起的一阵风呼了一嘴土。


名副其实的走路生风。


这几天大家在一起吃饭,我能明显感受到从院长大人那里传来的紧张的气氛,而且一天比一天重。不知道是因为担心小三还是担心开学仪式,但我更相信后者。


只可惜院长大人精心准备的开学仪式我却没多大心思看,因为那天我突然发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内心小人又不见了。


奇怪,我为什么要加个“又”?啊对,因为上次也是这个情况。我记得上次好像是……咳咳,往事不堪回首。


我和前蓝霸学院一干师生在广场上坐着,看着中央舞台的眼光有些呆滞。联想到上回内心小人的消失,这次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阵阵凉气窜上后背,我不禁打了个哆嗦。被这莫名其妙的不详预感搅得心神不宁的我,自然没有注意到,人群中,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神里传传递意味不明的信息。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世界似乎并没有因为内心小人的消失而改变什么。可我知道,现在那些变化还没有浮出水面,等某一天我们惊觉时,那改变早已根深蒂固,不是轻易就能被撼动的。


这次内心小人消失的时间有点长……不,是太长了,长到有关于那货的记忆,都快被新增的各种日常挤出大脑了……


我也曾试过再在大脑里创造出一个内心小人,但每次都被一种难言的失落感所阻止。那感觉就像,连续签到364天后不小心断签,然后一切便又从零开始,望着屏幕上“漏签1天”的字样取代原先的“连续签到364天”,只觉得各种心累,好像感受到了全世界满满的恶意。消极的情绪充斥着内心,一点继续签下去的动力都没有。


我也一样,没有一点创造的动力……和勇气。


这样的话不就间接说明那货再也回不来了吗?


于是乎从那以后,我便不再刻意去想起内心小人,而是努力置身于新的生活中。


说不出为什么,说不出是什么理由。


大概是不想忆起那货失踪后的伤心与失落,从而连那货的存在也一并否定吧。


“哼,这种逃避的做法,还真适合我啊。”



我很幸运的和李海分到一个班,也很不出意料的与六怪在一个班,同样意外地在班里看到另外几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角色。其中就有某只大猩猩。


“我叫泰隆。”


简单粗暴的自我介绍。我注意到他走下讲台时,看到小舞时明显愣了一愣。其实看泰隆走向我身后的座位的时候,我很想一把拉住他,然后问一个困扰了我多年的问题:“你爷爷是不是和二明角色重复了?”


我试着YY了一下那个场景……多么美好的画面我都不忍直视了。


同桌的面瘫三号见我突然低头扶额,也只是莫名其妙的瞥了我一眼,便又认真的看接下来的自我介绍。


班里的众多陌生面孔,说实话,让我有点发憷。作为一个有中度社交恐惧症的人,我只在我熟悉的人们面前才会感到放松,与陌生人长时间对话也会感到浑身不自在。面瘫一号、老杰克、面瘫二号、七怪和史莱克的老师都是之前通过原著就很熟悉的人,而这儿的其他人……我趁老师转身时瞄了眼那些新面孔,又赶紧收回目光。唉,果然还是不能直视。


然后我又忍不住扭头看了眼李海。


李海嘛……他长得很像我穿越之前认识的一个同学……不对,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初在诺丁面对他时才不会紧张。



老师一成不变的音调慢悠悠飘进我的左耳朵,之后原封不动的又从右耳朵飘出来。我打了个哈欠。


上午全班统一听课,下午由老史莱克的老师们单独教我和六怪,也有我传授知识的时间,晚上大家自由活动,这里的课程是我有shi以来最轻松惬意的课程,升学万岁!


但是,上午的课依旧是无聊的要死,因为那老师讲的都是面瘫二号老早之前就跟我们说过的东西。于是乎,机智的我决定,上午的时间全部用来补昨晚因修炼而熬夜的觉!


“啊……”我又轻声打了个哈欠,确保老师正低头看书不会注意到我时,果断趴下。这种悠闲的日子,真是舒爽啊~


估计也不多了。



山顶的树林是我晚上经常去的地方,那里海拔高,离星星们更近。我伸出手想去触碰它们,又为上一秒自己的天真想法感到好笑。


记得那天,群星闪耀,星光是前所未有的灿烂。


我坐在一棵树下,和往常一样静静等待那名少年的到来。


话说李海自从开学后的某天晚上在这里遇到我之后,就开始每晚陪我一起来这修炼。


“没事,反正我的武魂也不用去特定的拟态修炼场,在哪里都一样啦。”他是这么解释的。于是我也默默接受了他的陪伴。只是经常会被兔子舞和荣荣她们嘲笑。


……等过几年你们跟小三哥小金人在一起后,看我怎么埋汰你们!


一边不断默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边进入大脑放空的状态——这是属于我的修炼技巧。


再次回过神来时,我看到李海不知何时站在了我面前。他看到我回过神来愣了愣,表情瞬间显得有些僵硬。


“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我刚想站起身,谁知他先我一步半跪在我面前,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嗓音响起。


“小星,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卧槽?”


“卧槽!”


我惊讶地喊出声。于此同时,我听见了另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远处飘来,虚无缥缈得过分,若是稍不留意便会错过。这个声音……莫名的熟悉啊……


但那声音实在是太小,正当我想仔细回味时,突然四周掌声雷动,从周围的树丛中又窜出六道黑影。


“哇,好浪漫!小星,你还愣着干嘛,赶紧答应啊!”荣荣。


“别跟我说什么你年龄还小,我爸可是16岁就有了我了!”小金人。


“唉,我们史莱克里最后一朵花就这么要插在牛粪上了。”老大。


“是啊,现在我们就剩胖子最后一坨牛粪了。”兔子舞。


“咳咳,你们这些牛粪难道已经插上花了吗?”小胖不屑。


“迟早的事。”竹清。


然后众人又一脸惊异地看向竹清。面瘫三号见状,咳了两声,指着我道:“我们今天的重点是他们。”众人突然明白过来,视线再次投向我和李海。一时间,林子里又变得静悄悄的,剩余的七人的注意力全部在我身上,我有些鸭梨山大。


这群瞎起哄的,看十几年后你们结婚时我怎么呛回来!我又一次在心底坚定了这个信念。



“好。”我轻声答道。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