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真好,有他在,真好

发布时间:2019-02-24 21:10:54 字体:[ ]
一丝红光划破了青黑色的天空,带来了人们向往的光明。我被森林里的鸟叫声从冥想中唤醒,看了眼身边依旧在修炼的那人,嘴角轻轻上扬。真好,...
一丝红光划破了青黑色的天空,带来了人们向往的光明。我被森林里的鸟叫声从冥想中唤醒,看了眼身边依旧在修炼的那人,嘴角轻轻上扬。


真好,有他在,真好。


仿佛感受到我的视线,李海也渐渐睁开眼睛,转过头和我对望着。


“哎呀,你怎么说醒就醒了?”我红着脸别过头。


“这不是知道某人饿了吗?”李海笑道,镜框后的眸子弯成两个月牙,“走吧,时候也不早了,现在去食堂正好来得及。”说完,他握住我的手,把我从地上拽起。


我站起身,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屁股:“今天早晨食堂什么饭啊?”


“不知道。”


我们俩就这么互相拉着手,慢慢走下山。我回握着李海的手,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觉得他是那么的真实、可靠。这种生活我们一定会过一辈子,我这么想道。那一瞬间,我把所有的烦恼和疑问全部抛到脑后,眼里和心里只有李海,幻想着我们的未来。


等等,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少女了?所以说恋爱中的人都是神经病吗,在这种气氛的渲染下,想不被同化成少女心的我只能祝你好运了。


因为武魂的缘故,我只在晚上修炼,所以李海也每天以“陪练”的名义陪我直到天亮——当然每天都是他睡我修炼。对此六怪们均已呵呵回应,只有小三哥在信里表达了他美好的祝愿,但明显加重了的笔迹还是出卖了他。


那张纸都快被戳破了有木有!


咳咳,话说回来,自我跟李海正式确立关系后,我们的相处模式还是和之前一样,跟对方依旧是不冷不热的态度,只是有了个一起修炼的理由,我们谁都没有强烈的表达过自己的感情。嗯,这点李海跟我还是挺默契的,难不成他也和我一样是个闷骚?


隐约觉得哪里怪怪的,整件事情都透出一股莫名的违和感。


“走吧小星,上课去吧。”李海站起来,朝我伸出手。


啊管他的!这种线索不明的事情现在就算想得脑袋长草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所以珍惜现在最重要!


我也伸手搭了过去,两人就这么从食堂缓步走向教室。


本以为来到斗罗世界的大学院里,生活能有些乐趣,结果却还是过着三点一线式的日子:宿舍、拟态修炼场、食堂、宿舍、拟态修炼场、……


“什么,你说现在的日子太无聊?”兔子舞从一堆信纸中抬起头,那些都是要寄给小三的。


因为传播途径被窗户隔绝,所以屋子里的雨声不是很大。这里的宿舍有很好的隔音效果,可以不受外界干扰地安心修炼。这天因为天降大雨,我们也都没出去修炼,一齐聚到面瘫三号的房间里聊天聊地聊八卦。为什么是面瘫三号的房间?因为这儿离门口最近,回来时大家就顺便拐过来了。


她扬起头,用笔盖戳了戳下巴:“没有吧,我觉得挺好的啊。这里离天斗城这么近,放假时出去逛逛街吃吃喝喝的,还能看到很多新奇的东西呢!”


荣荣坐在床上低头涂着指甲油:“每次我们叫你出去你都说要补觉,再这样下去就要和社会脱节了啊小星!啊,对了,这是上回你托我买的眼罩。”


荣荣放下指甲油,空出来的手往上一抬,一个白色底色大眼睛大睫毛的眼罩就出现在手上,之后递给了我。我接了过去,内心瞬间就掀起一股惊涛骇浪:这居然是伊丽傻白款眼罩!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卖这玩意儿的!不不不关键是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卖这玩意儿的人!我难以置信的望向重新开始美甲攻略的荣荣,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话说你最近是失眠么,为什么突然想买这个?怎么样,还喜欢吗?”她抬头冲我笑了笑。


我忍住激动得想流泪的冲动,收拾了下心情回道:“喜欢极了!不是本来说随便捎一个吗,居然买到了这个……荣荣姐真乃神人也!”


“嘿嘿,我们七宝琉璃宗的本来就有很强的鉴宝能力哦~”荣荣得意道,“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这有什么有价值的地方啊……”


我说:“估计比普通的更有助于睡眠吧,反正用几天不就知道了?最近是有点睡不着啦,不知道是因为生物钟还是别的什么。”


“去医务室看看?”坐在一边看书的面瘫三号突然冒出一句。


“不用不用,过几天就好了。”


我把眼罩套在头上,大小正好。满意的点点头后,又摘了下来。


“明天我们一起出去玩吧,小星?”刚低头没写几个字的兔子舞又抬起头来,“偶尔也出去走走嘛,偶尔也自己去买日用品别老让我们带嘛~”


“对啊,要不是知道你是真的不想出门,我都以为你是想跟着李海才一直留在学院呢!”荣荣的语气里充满了调侃。


“你要是老不出去,下回再帮你买衣服我们就买可爱系的咯~”兔子舞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我求助似的望向面瘫三号,可她却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似的,低头沉浸在自己的书中世界里。别装了面瘫三号,你上翘的嘴角已经背叛你了。


我叹了口气:“好吧,反正明天也是休息日,碰巧今晚也没什么事儿,能早点睡了。那明天就这么着吧。”


“噢耶!”兔子舞一边欢呼一边整理桌子上的纸,荣荣也停下手里的动作,简单收拾了一下。


“小星你也别走了,留在竹清这里赶紧睡吧,反正这么大的床也够你俩睡的了。”荣荣。


“没错,回房间后还要收拾,不如在这里节省时间。”兔子舞。


“那我们明天再过来哦,先走咯~”两人神同步的挥了挥手,然后一前一后出了门,徒留我孤单坐床上凌乱(此处可唱)。


我看向面瘫三号,不知说些什么好。


只见后者淡定的合上书,什么也没说,默默走到衣橱前从里面搬出一套被褥扔给我,然后丢下“我去洗漱”四个字就消失在洗手间门后。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