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下午的时光

发布时间:2019-02-24 21:11:12 字体:[ ]
我僵直的平躺在床上,直愣愣的像是一块钢板。我的天呐,我感觉自己乱动一下戴老大就有可能杀了我啊!话说我会不会就这样一晚上都保持这个姿...

我僵直的平躺在床上,直愣愣的像是一块钢板。


我的天呐,我感觉自己乱动一下戴老大就有可能杀了我啊!话说我会不会就这样一晚上都保持这个姿势睡不了啊?


“还不睡么?”面瘫三号睁开眼,疑惑的看着我,“还是说因为太亮了睡不着?”


面瘫三号有睡觉开床头灯的习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更安心的缘故。


“也不是啦,”我笑了笑,“只是一下子这么早就睡,有点不习惯而已。”


面瘫三号闻言摇了摇头,伸出手抚了下我的眼睛:“你看你,老熬夜都有黑眼圈了。还有头上的白头发,都是熬夜才长这么多的。”纤细的指尖划过我的眼眶,一闪即逝的冰冷触感让我感受到竹清特有的掩藏在冰冷外表下的温柔。


我下意识捂住头顶:“没有啦没有,这个是少白头,天生的没办法。”


她叹了口气,又抬手划过我的额头:“明天买顶帽子吧。”


“嗯。”面瘫三号的手很凉,但划过皮肤的感觉意外的很舒服。我不由安下心来。


“睡吧。”她轻轻回了一句,转回身把床头灯关了,屋里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嗯。”


被面瘫三号稍微安抚了一下之后,之前的紧张感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身体里肆意翻涌的疲惫。我在心中默念:“老大啊你就尽情的羡慕嫉妒恨吧我先睡了哈~”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


在出发去找周公之前,我又在内心唾弃了下自己:“刚刚是哪个神经病说会直愣愣躺着一晚上都睡不着啊……”


晚上我迷迷糊糊的被冻醒过来两次。没错就是冻醒,就是冻醒,就是冻醒!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明明是春末夏初时节我居然被冻醒!一定是因为盖的被子太薄吧,一定不是旁边有人形空调的缘故吧!


当我第二天早晨哆哆嗦嗦的从被子里爬出来,看到刚出洗手间一脸懵逼的望向我的面瘫三号时,竟无语凝噎。


“还好么?”许是看到我的表情不太对,对面问道。


我点点头,比了个大拇指。



这个时节室外的气温令人舒适得一塌糊涂,走在山间小路上,沐浴着灿金的阳光,晒晒身上发霉的地方,仿佛整个人又活过来一般。


我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啊~真是舒爽~”虽然早晨的太阳还不似那么热烈,但足以驱散昨晚聚积在体内的寒气。


“所以以后就该多出来晒晒太阳嘛,想你那样成天龟在室内,迟早会变成藻类植物。”小舞笑道,“美好的大自然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


那还不是生你养你的地方就是大自然?我说兔子舞啊你在森林里待了最起码十万年了吧,现在突然独自离家在外奔波,有思乡之情也是正常的……


“来吧小星,让我们尽情感受自然的美好吧!”我还没腹诽完,兔子舞就一把抓住我的手,拉着我没命般往前跑去。


“唉唉唉唉唉——?不——!”


我扭头向身后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但看到另外两人抿着嘴偷笑的画面后,我的内心终于崩溃了。


最后那段路我几乎是趴在地上被兔子舞拖过去的,然而后者却在到达目的地后扭头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唉,小星,你趴在地上干嘛啊?”


我:“……”


我不想说话。


十分钟后,荣荣和面瘫三号也赶了过来。


“嘿嘿,因为这里人太多,开武魂太显眼,所以我跟竹清就走过来啦。唉小星,你为什么趴在地上?”荣荣说。


我抬起头,顿时幽怨的气息弥散在空气中:“仿佛身体被掏空。”


众人:“?”


我:“……”



我们一开始先在天斗城周边的小型街道转了转,兔子舞说那里的东西廉价且做工精美,非常适合我们这些小家小户。小家小户么……我默默望了眼被展柜里的魂导器吸引而趴在上面的荣荣,心情十分复杂。


当时具体在街上看到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太清了,总之就是一大堆新奇的事物映入眼帘,令我应接不暇。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仔细问问,就被拽到别的地方,然后又是许多没见过的东西。我被兔子舞和荣荣两人拉来拉去,脸上的表情也一直保持着被惊到的呆滞,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悲催感油然而生。


唉,果然是我拉低了这个队伍的档次么……


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活动,总之一往天斗城里走人就变得多起来,街上乌洋乌洋的全是人,满满的春运即视感。不愧为天斗帝国的都城,整座城都在赶春运!


拥挤的人群让我有种莫名的不适,胸口跟这座车水马龙的城市一般出现拥堵的现象。我抬头望向不远处的面瘫三号,生性孤僻的她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感到不适呢?


但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面瘫三号正紧跟在兔子舞荣荣身边,听着她们的谈话,脸上露出轻松的神情。


“听说这里今天有服装展览会,全帝国的著名设计师都会齐聚在此,向人们展示自己设计的作品。好像星罗帝国的设计师也会来。”


“那真是太好了!荣荣,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我笑了笑,快走两步,缩短了我与她们只见因人流而造成距离。


……


太阳稍稍往西偏了偏,我抬头看看头顶万里无云的蓝天,最终还是不舍的移开了视线,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陌生的面孔。


是的没错,我TM跟荣荣她们走散了!走散了!走散了!


说实话拉低的这个队伍的智商倒是大大的出乎我的预料……


就在刚才,我跟兔子舞她们打了声招呼,就去不远处的一家小摊前买了份炸鸡排。等我拿到东西转身再想回到她们身边时,刚才女生们待过的地方俨然站着三个彪形大汉。


我TM是眼瞎了吗?


我十分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同时捧着鸡排紧紧跟在他们后面。在壮汉们消失在一隐蔽的地下酒吧门口的时候,我终于放弃了最后的希冀,开始直视目前的处境。


话说这种希冀要它作甚!我在内心狠狠扇了自已一嘴巴。


虽然老师说和家人走散要去前台找工作人员广播或站在原地等待,但我觉得偌大个天斗城要是各个角落都安上具有喇叭功能的魂导器,那这帝王也别做了,太败家的结果就是会被推翻。但如果是原地等待的话……那我估计兔子舞她们找到我可能要三天以后了。


唉,反正都已经不见人影了,倒不如自己在城里转转,晚上再回去史莱克好了。


于是,打定了主意的我,强压下心中因独处陌生环境中所产生的不安,以尽量轻松的心态,嘴里叼着刚吃完鸡排剩下的竹签,开始度过下午的时光。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