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难得的清凉时刻

发布时间:2019-02-24 21:12:04 字体:[ ]
夜风徐徐吹来,吹散了在整个白天堆积起的燥热。微风拂过树叶,在头顶沙沙作响,我坐在树下,静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凉时刻。我偏头看向身边...
夜风徐徐吹来,吹散了在整个白天堆积起的燥热。微风拂过树叶,在头顶沙沙作响,我坐在树下,静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凉时刻。


我偏头看向身边李海常坐的位置,但那里只有一丛生长杂乱的蓝银草。李海今天下午跟我说家里出了点事,要请两天假。在和我匆匆告别后,我看着他消失在通向山脚的小路,心情有些微妙。


这个理由……我是不是该在这时候做个姚笑?


“放心,我过两天就回来继续上课。”我想起几小时前,他拉着我的手这么说道,脸上时令人安心的微笑。


可我分明从他周身感受不到任何安心的感觉。


我低头揉了揉太阳穴,不再去思考这些事。


“以后再说吧,目前最重要的是享受现在,这可是难得的单人世界啊!”我这么安慰着自己,然后很快进入了修炼状态。


……


“……劲!”


啊?


“加油……”


谁?


“再加把劲!”


什么意思?


“马上就出来了!”


出来?


“使劲啊!”


……


我极不情愿的睁开眼,天已经很亮了,刺得我不得不醒来。我习惯性的拿出表看了眼时间,嗯,很好,还有很久才上课,今天又早醒了。


所以说夏天昼长夜短什么的神烦啊!


“啊~”我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才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唉,果然又睡着了,而且好像还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话说那个人接生婆般催我的人的声音怎么莫名的……耳熟……”话说到一般我就想起来了,脸上瞬间换上“你TM是在逗我”的表情。


那个人不就是小弘嘛!真是阴魂不散……你这个扰人清梦的家伙,催催催,是在催魂吗,大早晨的好心情就这么废了啊!


我从地上站起来,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然后,我将信将疑的凯西武魂,在看到四角银星上魂环后石化在原地。


黄黄紫紫。


哎,那个多出来的千年魂环,别看别人说的就是你!你是什么时候混进去的,如此大费周章的打入我们内部,又有什么其它的目的?


紫环:“……”


我:“不说?不说是吧,再不说我就要用你这个技能了!”


紫环:“……”


我:“哟,还嘴硬,看我现在……看我今天中午出去找个宽敞的地方不把你用出来!”


新来的紫环表示这人是智障吗?然后另外三个魂环默契的点了点头。


中午我在食堂草草吃完饭,下山离开学院,一边纠结“那个新来的紫环真的是我生出来的吗?这么说的话小弘在我梦里就真的是在‘催魂’啊……”一边在天斗城的郊外找了个荒芜的看起来很“郊外”的地方。


我召唤出武魂,深吸口气,然后向第四魂环注入魂力。


只见地面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圆形光阵,以我为圆心的半径十米内的区域都在这个奇怪的银色光阵范围之内,然后,光阵突然一闪,数百个银星以十分惊人的速度不断从地下冒出,直射天空。半分钟后,这个技能才结束,银色的光阵消失,四周恢复了半分钟前的寂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当然,前提是无视趴在地上身体被掏空的我。


“啊哈哈哈!”我不禁笑出声来,“这个范围攻击简直是太~帅了!就是太耗蓝……”我闭上眼,打算原地休息一下。


“就二十分钟,让我缓二十分钟……”


然后,悲剧的是,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天边已经出现落日了。


我:“……这个故事再次告诉我们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回到史莱克时太阳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我一回去就马上找到面瘫二号、院长大人等高层领导,然后对自己无故旷课表示深深的愧疚及深刻的反思。在被问到原因是,我不假思索的把碰瓷老太太搬出来当挡箭牌:“走在街上的时候遇到个晕倒的老太太,我把人送到医院后她非说是我撞的,于是我就留在那里向家属解释了一下午……不过最后总算解释清了。”


我紧张地看着众位老师面无表情的脸,在内心祈祷了好一阵后终于听到院长大人说:“嗯,没事就行。下回再出现这种情况,记得把武魂亮出来给他们看看,没准那些人就因为你看起来是个无害的小不点才这么理直气壮。”


我忙小鸡啄米般点头。


关上办公室的门,我悄悄在门后松了口气。


这天晚上我没有再去修炼,因为此时心烦意乱的我根本就静不下心。我回到宿舍,坐在床上茫然的看着两只手,以及手心释放出的银色的星星。


两个紫色的魂环在银星四周环绕,彰显出它的主人此时的强大。着两个魂环都是在我不经意间生出来的,至于为什么魂环既能通过猎杀魂兽得到又能自己生出来,那一定是跟我这个机器人设定有关。用脚后跟想都能想到,这件事绝不能告诉任何人。


“唉,看来以后要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没有武魂的生活了。”我轻叹道,手中的四角银星也随之消失。


“可那个技能真的超~帅的啊!”我捂脸,纠结的我情不自禁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咚!”


脸着地的我:“……”


第二天,兔子舞好奇的大量着我脑门上的包,问道:“咦?小星,昨晚你干嘛去了?”


我:“滚床……单?”


荣荣:“不会吧,李海还没回来呢,你跟谁滚床单啊?”


我:“我自……己?”


然后大家都是一副“哦~我懂得~”的表情看着我,我满脸黑线。


我说错什么了吗?



史莱克对学生无故旷课的行为还是很重视的,不过若是旷课时间不长且回来后及时找老师说明情况的话,处理得也不是很重。但如果你不属于上面那种情况,那么处理办法能严重到直接开除。


于是早晨进班的时,在看到我的桌子上多出一张表示警告的卡片后,我相当庆幸的舒了口气,然后快速把它收了起来。


这种“警告卡”要是累积到三个的话,就能兑换一张稀有值为S的院长大人办公室喝茶券。
这种兑换券谁想要啊!


力之一族的少少主(啥?)来得比我早,看到我坐好后冲我幸灾乐祸的笑了笑,我没有搭理他并扔给他一个白眼。


我跟泰隆的关系不怎么样,就冲那家伙看我们家小舞那贼溜溜的眼神,我就十分不爽,也从来没给过好脸色。当然我也不会真的和他闹到哪里去,毕竟现在的我对抗他们整个力之一族简直作死。


我在座位上坐好,准备迎接新一天的课程。


望向窗外,又不自觉的在想:李海他……明天就该回来了吧?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