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发布时间:2019-02-24 21:12:57 字体:[ ]
可惜啊,大话都说出去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我走在回学院的路上,宽面条泪在内心无声流淌。早知道就不装这个B了……老门卫说,收到的信已...
可惜啊,大话都说出去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我走在回学院的路上,宽面条泪在内心无声流淌。


早知道就不装这个B了……


老门卫说,收到的信已经送进学院里了,让我回宿舍等着就好。我道了谢,临出门前他还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有的是时间,这点小分别不算什么。想开点,啊。”


“哈哈,是是是……”我尴尬得几乎不能呼吸。


想到这,我不禁仰头捂脸:“以后我该怎么直视那个门卫大叔啊啊啊!”


我绕着学院遛了两圈,拍拍脸确定心情已平复下来后,我才走进学院的生活区。这是一个便利店的背面,较隐蔽的角落。远远地看见了学院的宿舍楼,我又想起之前邵鑫老师提到过的信,心中泛起好奇心的同时,又增添了一份忐忑,万一……又和小弘,和她背后的那些人有关怎么办?


小弘她……那么强,而且幕后Boss是不会在前期就亲自动手的,这说明她背后一定还有更强大的力量。要是他们循着我找到这里……


“嘿小星!”


“!”


肩膀突然传来的剧痛把我从沉思中唤醒,刚一扭头就看到兔子舞笑嘻嘻的脸。


“啊,原来是小舞啊我还以为谁呢……”我松了口气,心脏狂跳的声音和背后的丝丝凉意这才顺着骨骼和神经传入大脑。


我被吓得不轻,估计是脸色不太好,兔子舞的表情有些担心:“怎么了小星,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被欺负了吗?哼,敢欺负我们家蠢猩猩,我看那人是活腻了!”说着还撸起袖子,一副要去干架的架势。


我连忙摆摆手:“不不不不是的,我没有被欺负啦小舞姐!只是刚才在想事情,突然被你吓一跳而已。”


“是吗?”兔子舞眯起眼睛,怀疑的看着我,我心虚地背后直冒冷汗。


“是啦是啦!”我忙小鸡啄米般点头。见兔子舞还是一脸的“我不相信”,我又接着补充道:“唉,其实是李海那小子……”我一边在心里感慨李海连走了都被我拿来当挡箭牌,一边在脸上做了个“啊我好心痛”的表情。


好吧这个表情的确是真的。


“李海说,他家里有事,需要请个大长假,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上课……”我还没说完,便突然看到兔子舞渐渐变红的眼眶,然后眼前一花,下一秒就被紧紧抱住。


“小舞?”


“没事的小星,没事……”


我能感到她在颤抖,声音也不似往常那样活泼、欢快,而是变得闷闷的,像是在极力控制着喉咙。这些无不彰显着小舞此时的状态。


她在哭。


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两秒后才想起来要回抱住她。


“没事的小星,他会回来的,一定会的,没事,真的没事没事……”


她一直在我耳边念叨这几句话,直到这一刻,我才感受到小舞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对唐三无尽的思念与深深的担忧,这两种感情就像一滩无底的沼泽一样,会让人在里面越陷越深,越是难以挣脱便越是控制不了往下陷。


坑爹的是受害者往往都是自愿跳进去的!


小舞的话究竟是对我说,还是在安慰自己,我不想追究下去。肩膀上传来湿热的感觉,令我的身体更加僵硬了。我一遍遍轻抚着小舞的后背,试图抚慰她直至此刻才暴露出来的心灵的创伤。


小舞的声音在耳边停止,身体也逐渐平静下来,但还是时不时狠狠吸一下鼻子。终于,我感到她一直紧绷着的身躯放松下来,然后从我肩上抬起脑袋。


“没事了,小星。”她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如果忽视脸上通红的眼圈的话,那个笑容与以往并无异。


我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圈,心想难道我的心智比一只年龄不明的魂兽姐姐还要老成?哦我的天呐……


然而兔子舞把我的动作理解为提醒她眼眶还是红的,于是懊恼的揉了揉眼睛,然后无所谓的说:“反正我也是兔子,这种现象很正常。嗯,很正常。”


不不不小舞姐你话里出现的两次“很正常”已经出卖了你,其实这个解释连你自己都骗不过去的吧,是吧是吧是吧!


“走吧,我们回去休息一会儿吧,然后再去上课?”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向宿舍楼走去。


肩膀上还残留着一大片水渍,微凉的触觉倒使我稍稍清醒了点。我快走几步,跟在兔子舞身边。


“小舞。”


“嗯?”


“放心,三哥在秋天就回来了。在那之前我会陪着你,我们都会陪着你。”


“……嗯。”


我看到小舞的眼角反射着太阳光,嘴角却翘得老高,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说实话,在哄人这方面我的等级就是负数,没跟着一起哭已经是极限了。于是那时为了安慰小舞,超常发挥的许下了这个诺言。然而水刚泼出去不到一秒,我就立刻后悔了,之后的那声“嗯”也变得无比的刺耳。



真想躺在床上一辈子都不下地。


我的上衣拿去晒了,现在我穿着兔子舞比我大一号的睡衣,和她一起趴在她房间的床上,一动不动。


懒死你算了。


这句话莫名其妙的从我Windows233的脑子里冒出,奇怪,我之前经常要背这句台词吗?


“啊~”轻轻的哈欠声从身边响起,是兔子舞睡醒了,“啊睡得好舒服~唉,你已经醒了啊?”


我“嗯”了一声,一动不动。


“中午有点睡不着,于是就一直在修炼。”


“所以只有上课才能勾起你的睡欲吗?”兔子舞眨了眨眼。


我又“嗯”了一声,脑后挂满了黑线。


兔子舞一个仰卧起坐坐了起来:“好了,时候不早了,该去上课了。”


“不去。”我把脸埋进床单。


“一会儿迟到就不好了。”


我摇摇头。


然后,从腋下一直到腰侧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奇痒,罪之而来的还有耳边一句句:“起床起床起床……”


我一边笑一边躲一边飞快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跑到阳台去够我的衣服。


“唉,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装作一副很做作的痛心的样子,又惹得兔子舞一阵得意的笑。



“唉唉唉,听说了吗,最近天斗城新来了一个剧团,今晚正好有他们的演出!”最后一阵下课铃响起,老师刚走出教室,荣荣就凑过来和我们提起这件事。


“来就来呗,反正我也去不了。”我一边兴趣缺缺的说,一边整理桌子上的东西。


“灯灯灯邓~看这是什么!”只见荣荣手腕一翻,手中便多出六张紫色的门票,“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托人弄到的,怎么样,这可是今晚夜场的票,去不去?”


我和兔子舞、面瘫三号三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又听荣荣补充道:“戴老大他们也说去哦~哎呀,放心啦,反正明天是休息日,而且节目不会演到很晚,足够我们在学院警戒之前溜回来。去吧去吧去吧~”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