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所以,那不是一个单纯的梦境

发布时间:2019-02-17 21:47:43 字体:[ ]
齐子木知道这位战神牺牲了。他只看到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一闪而过的笑意,还有此一战过后皇帝迅速出使边陲的使者。皇帝说:景王虽然败了失了...
齐子木知道这位战神牺牲了。
他只看到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一闪而过的笑意,还有此一战过后皇帝迅速出使边陲的使者。
皇帝说:“景王虽然败了失了我天朝的威风,但是人既已经去了,就赏一个厚葬吧。”
大臣高呼:“陛下仁慈!”
然后齐子木就眼看着景王爷被下葬,是村里的禁地。
原来如此。
齐子木以为自己该看的都看完了,结果最后的画面是年老的皇帝请道士来镇压景王的魂。
所以,传说的高人镇压是这么回事?
悠悠的叹息声传来,齐子木从那段时光回神,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棺材里。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就像是在进入禁地之前的那个怪梦,他处在漆黑之中小小的空间,伸手就是和那个梦一样的感觉。
所以,那不是一个单纯的梦境?
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在梦里没有回答的话:“有人吗?”
齐子木以为还是会没有答案,这一次却响起了一个嘶哑的声音:“没有人,只有你一个活人。”
板正的声音齐子木硬生生的听出了戏谑,“你是景王么?”
声音笑笑,“不是,景王已经死了,我只是一个孤独的鬼魂,在这个地方等待着一个可以陪伴我的人。不,或鬼也可以。”
只一句,齐子木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这只“孤独”的鬼不是要把自己杀了,在让他陪他吧?
好像那只鬼明白齐子木心中所想,“放心,你还太小呢。”
那就是养大了就可以了?
齐子木早料到自己会和这只鬼“会晤”,他给他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可怕,反而因为知道了他身上发生的事之后有些心疼他。
明明一心为朝廷,献上自己的热血,却因为皇帝对自己的猜忌,死于一场阴谋。
所以他,还是不爽自己在棺材里:“你能不能把我从棺材里放出来?”
“在等等。”
额......“我该称呼你为什么?”
那声音自然而然的说:“相公啊。”
好在他在齐子木还没黑脸之前改了回来,“叫我景吧。”
齐子木暗笑,说自己不是景王,却还念念不忘“景”这个字,他还是念旧的吧。
齐子木还想在说什么,和这只鬼多待一会呢。却没想到自己一睁眼就见到了光明,自己还没和景打声招呼呢。
还是老地方,是禁地小山谷的外面草木荒芜的地方。
他揉揉自己的额头,一点一点走出去。
“轩哥哥,是轩哥哥么?”
齐子木老远就听见了,这个是狗子啊。狗子原来还在等着他。
他加快步子走过去,原来不光是狗子,自己的家人也在。爹,娘,还有季新都在禁地的边缘等着他。
天已经微黑,他们就这样等着他。
他过去乖巧的叫了声,“爹娘。”
没成想,这一句就让他娘红了眼眶。还以为,还以为就要失去这个儿子了。
能回来,就是好的。
齐子木说:“您们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他娘怜爱的抱了抱他,而他爹颇为奇妙的看了看他凌乱的衣服。
季新想让哥哥抱抱,被狗子一眼瞪了回去。
就这样,齐子木和关心他的,他关心的他们一起回家。
回去后,他洗了个美美的热水澡,把那一身大红嫁衣换下。在这其中,有一块方正的玉牌系在他的衣服上,上面醒目的写着个大大的“景”字。
这是景留给他的。
破天荒的他把那块玉牌端详了很久,然后藏了起来。
从明天起,又是一个美好的日子。
没有人询问齐子木在禁地里发生了什么,可能是没有脸问。
他爹娘倒是问过,他给搪塞过去了。
再有就是狗子从那之后改了个名字,在不叫“狗子”了,叫“徐照霜”。倒是个很美的名字,齐子木想。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