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对不起,来生再见!

发布时间:2019-02-23 21:34:33 字体:[ ]
简介:因为他的一句话她一个弱女子变成了世界最强的人,又因为他的一句话她被奸人害惨,灵力尽失,记忆消散。兜兜转转,她苦等两千年的人终...
简介:因为他的一句话她一个弱女子变成了世界最强的人,又因为他的一句话她被奸人害惨,灵力尽失,记忆消散。
兜兜转转,她苦等两千年的人终于出现了,可她已经忘记了他……
殇玉花夕:“因为你一句话我险些丧命,现在你还敢撩我?”
白羲夜寒:“什么话,是不是你听错了,我的女人本来就是我最爱,最强的人。”
其实我等了你两千年,错过了你两千年,爱了你两千年……
第一章:回忆
花夕河,异常波涛汹涌,这本是一条温顺的天河,是玄幽国的圣地,这里的河水常年从未干涸过。
  “滴答”一滴雨落在了殇玉花夕的眉心,顺着她的鼻梁,躲进面纱,流了下来,要下雨了。
  这一劫是躲不过了,我殇玉花夕誓死不从,定要杀出一条血河,这片土地是我永远的归宿。
  “嘶”“噗”一口鲜血已经染红了洁白的面纱,血腥味四散开来,身上已经遍体鳞伤。
  殇玉花夕的前面正是花夕河,纵使已经杀了八千军将,自己依然还是被众人团团围住。
  “滴滴滴”雨顺着殇玉花夕的发丝流到了脸颊,雨大了,周围的刀剑声都快被雨声淹没。
  玉苑原本平静温顺又淡雅的小路,已经是满满的血腥味,鲜红的血不停地经雨水的冲刷,纯洁的雨露早已变得浑浊。
  沃西,我不想死,我还没有见到你,我还没有找到你,我不能死,可是我坚持不住了。
  这是一个人唯一想活下去的希望,死了就什么也做不了了,但她会怕死吗?
  “嘶唔”一只滴着血的剑从殇玉花夕的胸前穿过,那剑又迅速收回,从殇玉花夕的背后拔了出来。
  剑没有刺中她的心,这里离剑还有一点距离,可为什么她的心却是这么的痛,痛到无法忍受,为什么没有刺进她的心,让她还有一口气。
  殇玉花夕拿着一把发着青光的剑,忍着撕心裂肺的痛,一路冲向前。
  纵身一跃……
  都说一个快要死的人眼前总会浮现前尘往事,她这是要死了吗?
  一个娇小的女孩出现在殇玉花夕面前,她是谁?是自己吗?
  “我好难受,呜呜呜呜……”小花夕因为吸食万年灵气而被反噬,被焚火攻心。
  “别哭了小妹妹,你是最强的女孩子。”一个男孩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
  小花夕忍着内心的焚火,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人,脸上有斑斑血迹,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破了,但可以看见他正微笑着看花夕。
  “你是谁,你怎么受伤了?”花夕擦了擦泪。
  男孩没有回答她,而是极其有耐心的绕开话题,反过来问她“你叫什么?”
  “我……我叫花夕”
  男孩又是一笑“花夕,花夕,哦,那我叫沃西吧!嘿嘿。”
  就冲着男孩奇怪的一笑,显然男孩并没有说出自己真是的名字,天真的小花夕怎么会察觉到呢?
  “哦,沃西哥哥,你和我的名字都带一个夕(西)字。”花夕强忍着笑了笑。
  男孩本就不叫沃西,不过只是讨眼前的小女孩一笑罢了,自然也是为了一些责任,说出自己的真名或许就是一个昏庸之人才会如此。
  “这个地方很危险,你怎么在这?”沃西立马严肃起来。
  “我……我……那你为什么也在这,这不是只有大人呆的地方吗?”
  花夕不知道怎么回答沃西,一个身份高贵而神秘的人,总是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的身份,哪怕对自己再好,更何况还是这种秘密任务,不想骗男孩最好的办法就是绕开话题。
  “凭什么只能是大人呆啊,我可是最厉害的,这里的魔兽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沃西也不知道怎么说,就随便说了一个借口。
  “这可是你说的,你是最厉害的,那我体内的焚火你能帮我解吗?”花夕已经难受得不行了,若是长久下去必然会走火入魔,或是毙命的。
  纵使再不怕死,小花夕也明白不能放子民于不顾。
  “焚火?你可是吃了万年灵气?若是吃了,我倒是有办法就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咳咳,什么……什么条件啊?我都答应。”花夕整个人已经快烧晕了,她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迷迷糊糊的。
  “你吃了万年灵气,法力应该比别人强,所以你要和我一样做最强的人……”
  小花夕浑身颤抖,眉心於红,唇色泛白,整个身子已经是一堆软架子,一种受过酷刑的惨状。
  沃西看了看花夕憔悴的样子实在不忍心
  “算了算了,我还是救你吧,才不管你做不做得到。”
  花夕本想答应,可难受得已经说不出话了,她的嘴张了张可就是说不出来。
  花夕已经睁不开眼睛了,只感觉有一股寒气在压制自己体内的焚火,让体内的焚火稍微缓和,感觉也没有这么难受。
  沃西第一眼就喜欢上眼前这个女孩了,自己救人的同时也一样收敛不了自己的小心思。
  其实这个女孩挺漂亮的,我想长大了,更漂亮吧,我还想她长大了做我的妻子,不救她那是不行的。
  对于男孩来说真的十分神奇,他从小就是孤儿,自己孤独惯了,还从来没有给谁说过话,他也都是只有被人欺负的命,从未有人听他这个小男孩说过话。
  看着一个要强的孩子内心也是柔弱的。
  花夕醒了,发现自己正躺在沃西的怀里,她慢慢推开沃西的手,跑了出去。
  这个家伙,一身寒气,身体却这么热和。
  这地方虽然危险却是一个景色宜人的好地方。
  跟着小石子路,熟悉的走到河边,用自己的洁白秀着红梅丝巾,打湿了,又跑回来。
  缓缓走到沃西身边,现在花夕已经十一二岁了,倒是懂了很多事,她知道这个男孩渡了很多灵气给她,她的命是这个人救的。
  她轻轻擦了擦沃西的脸。
  “没想到这个男孩长得这么俊。”
  ……
  沃西,对不起,来生再见!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