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盗墓贼’三字

发布时间:2019-02-23 21:38:40 字体:[ ]
C县警局,周曙身上的伤口都已包扎,此时正有两个人给他录口供,五条人命,这对一个小县城而言可是天大的案子。你再仔细回想一下,还有别的...
C县警局,周曙身上的伤口都已包扎,此时正有两个人给他录口供,五条人命,这对一个小县城而言可是天大的案子。
“你再仔细回想一下,还有别的吗?”问话的人不死心重复询问。
“我刚才说的就是全部。”周曙平静的回道,至于那个导致他车祸的人影他说了估计也没人信,而且他也怀疑那只是幻影。
问话的两人一脸便秘的纠结,他们问了半个多小时了而周曙只有一句话,他的车撞在栏杆上,下车检查时发现的面包车。
“当时天那么黑,五个死人,你不怕吗?”一人怀疑的问他。
“再怕又能跑哪儿去?”周曙反问他,“你们可以合理的怀疑我,但尸检报告出来后相信会洗脱我的嫌疑。”
面对怀疑周曙很冷静,这是在他预料中的事,那条路四周全是荒郊野岭,五人离奇死亡身为第一报案人他是有很大嫌疑的。
问话陷入僵局,录口供的两个警员面面相觑都很头疼,周曙是报案人而非嫌疑人,以审犯人的模式去审讯肯定不行,但正常问话他又不配合,这人跟那种见了警察就怂的人根本不同。
不配合吗?周曙表示作为良民的他很配合,他把看见的全说了可奈何录口供的人不信,他全然不知正因他的冷静才让人怀疑的,毕竟一个正常人进了警局哪会淡定的跟回了自己家似的?
周曙眼睛扫了眼对面一人手上的腕表,已下午一点钟了,初步的尸检也该出来,他把肩向后靠了靠心中开始记起时间。
“咚咚。”门从外被敲响,一人站起出去,周曙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开始把挽起的袖子往下放,‘结束了。’
离开的警察又回来了,此时他的眼中已全然没了敌意,他整理着桌上的笔录语气和气了些,“在上面签个字按个手印吧。”
周曙拿笔规规矩矩的签了名,然后抬头请示,“可以了吗?”
“可以了,字不错。”那个警察随口夸了句然后把笔录给了身后的同事,跟着和周曙说,“走吧,去提你的车。”
警察说的很自然,周曙也不多嘴的去问不该问的,配合的让警察都有点不自在,“很酷嘛,常客?进来几回了?”
“警局有资料库,你可以查。”周曙口气依旧淡淡的。
带路的警察又哽了一下,同时也把周曙的脾气猜了个八九,索性闭上嘴不再找虐,他人民警察也是有脾气的好伐!!
五人命案让警局乱了套,来往的人都来去匆匆,周曙去提车和取私人物品,把事跑完后已是近两点了,期间他隐隐听见有人提及‘盗墓贼’三字。
给周曙录口供的警察在他走时职业习惯的说了一句,“如果案情需要我们会再联系你的。”
“嗯。”周曙舔去嘴角伤口又渗出的血,不在意的点点头,“随时配合人民警察的问话调查。”
“……”警察。

大卡车损坏的厉害,在修好之前怕是开不了了,否则只怕刚上路又得去警局里坐坐,周曙想了想把手机开机打给了裴启文。
“老周!”手机刚通,裴启文那边便叫了起来,“你现在在哪?手机一直打不通出什么事了?”
“C县警察局。”周曙抬脚踹了下卡车的轮子,“手机关机了。”
手机那边默了一会,但很快裴启文又哆哆嗦嗦的开口,“老周,你在路上把人撞了?”
“撞个鬼。”周曙眉心狠狠跳了一下,“我修车得晚一天回去,你消停会。”周曙说罢便把手机挂了,他打给裴启文纯属是叮嘱一下,否则他很担心哪天他回去后墓园中他的坟都建起来了。
挂断手机耳边终于清静了,周曙看着眼前‘伤势惨重’的卡车眉头紧紧皱着,‘这一回怕又要失业了’。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