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腰间空无一物

发布时间:2019-02-23 21:39:26 字体:[ ]
霍青青在浴间的地上趴了很久,当她勉强可以提起力气站起时警察来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她有心挣扎可是身体却无力。来的警察是白天给周曙...
霍青青在浴间的地上趴了很久,当她勉强可以提起力气站起时警察来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她有心挣扎可是身体却无力。
来的警察是白天给周曙录口供的,见是周曙时他乐了,“缘分啊。”
周曙穿着湿掉的脏衣服站在门口,表情冷漠的盯着‘闲杂人’一一出去,那不欢迎的态度就差在脸上钉个牌上书‘活人勿近’。
“你身上的伤上午刚包扎的晚上就洗澡不怕感……”警察的话还未说完,只听‘砰’的一声木门已从屋里狠狠的甩上。
“……”如果杀人不犯法他真想拔枪把他毙了。
把门甩上后的周曙眼睛扫向四周,可查看了半天也不见有哪儿可以藏人的,门窗全是锁死的,那么刚刚那个精神病是从哪儿钻进来的?
琢磨半天也琢磨不明白的周曙晃晃头把问题抛开,他抬手把短袖脱掉又进了浴室打算把它洗洗,结果刚踏入浴室脚下又绊了下。
周曙低头看了眼地上的铜镜,捡起左右打量了两眼后随手把它丢进垃圾桶里。昨晚车祸的五人是盗墓贼,但这个铜镜很新应该不是古董吧?周曙在心中这么想着。

霍青青被警察带出旅馆坐上警车,车水马龙的柏油路,星罗棋布的高楼,璀璨夺目的灯光,光怪陆离的一切让她彻底傻了。
霍青青,生于大秦,当时正逢东周灭亡九鼎迁秦天下大乱,她随母颠沛流离四年后拜师鬼门青肖子,成了一个阳间阴差。
人界有人管,鬼界有鬼管,但也有人死后不愿入阴界而祸乱凡间,那么这些孤魂野鬼则由他们阳间的阴差来处置。
她模糊记的自己追了一个自诩鬼王的恶鬼十日,后又和他大战两日才降了他,可然后呢?她被鬼王在魂飞魄散前摆了一道。
霍青青苦苦回忆着,那鬼王在消散前抛出个铜镜,她当时眼前一黑然后……她身陷一片黑暗中,中间也醒来过但很快又睡下了。
她睡了多久?现在可还在秦国?霍青青心乱如麻,但又忌惮身处别国怕多话多错所以也不敢开口问。

霍青青一路沉默的坐着警车去了警局,抓她的人见她‘吓坏了’好心倒杯水给她压惊,‘这才是进局子的正常反应嘛。’
霍青青是个美人,即便衣着‘怪异’但单看脸的话也不比电视上的明星差,‘可惜脑子不好。’负责审讯的警察嘀咕。
在警察眼中以霍青青的颜值不会缺追求者,她在夜里奇装异服的出现在陌生男人的房中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问话的开头是千篇一律询问姓名和家庭住址,但无论警察怎么问霍青青始终把沉默进行到底,甚至连个眼神都不给他。
“小姐,可以说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别人的房中吗?”警察很无奈,一天里遇上两个怪人,比加班整理案件还让人心累。
霍青青不吭声,不是她不配合而是她也想知道啊,她把鬼王消灭后发生了什么?这是哪里?为何此地的人和物都那么古怪。
脑中不断闪现着她和鬼王战斗时的画面,记忆乱的犹如有一根针在脑中来回的刺,痛的霍青青很想趴下干呕。
“小姐。”警察说的口干舌燥,杯中的水也快见底了,“你只有配合回答,才可以根据你犯的错的轻重来处理,否则干耗也没用。”
霍青青抬头两只漆黑的眼珠幽幽的盯着对面的人,警察被她盯的心中发毛,所有的话全堵在喉咙口说不出来了。
霍青青并不是在盯着警察看,而是在盯着他身后的‘鬼’看,那是一个男鬼,白背心花裤衩加夹趾凉拖,揣着一只手在啃黄瓜。
“小王啊,用你当年吓唬我的王八之气吓她呀,你别怜香惜玉,所有罪犯在人民警察跟前全是平等的。”男鬼‘咔咔’啃着黄瓜,吐沫星子喷的有三尺高。
“你,你仔细想想,我去添杯水。”警察摸着冒凉风的后颈遁了。
“小王,你竟区别对待?”男鬼冲着他大叫,“我投诉你!”
霍青青眼睛死盯着那个鬼,男鬼扭头冲她啐了一口,“看毛啊?”
“……”区区一个未投胎的小鬼何时这么嚣张了?
“???”男鬼盯了她半天,神情慢慢诡异,“你,看的见我?”
“你……”霍青青刚想问一下情况,却听见‘刺啦’一声跟着屋内全黑下,这一变故惊的她习惯性的去拔剑,可是腰间空无一物。
“操!又停电了,上周不刚修过吗?”男鬼骂了声脏话,继而回头去看,可椅子上哪还有人影?“……”人呢?跑了?
相关热词搜索: